特殊行動第22-24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

来源:人气:0更新:2021-07-11

劇情吧 時間:2015-05-13 21:33:16

特殊行動第22集劇情介紹

殘兵敗將 郎仁傑整合人員再謀劃

欒英並沒有死且被共產黨救下,韓雨蓮把欒英放回並安排人跟蹤,告訴他如果黃連喜再聯絡他就讓他向公安局報告。欒英被放回後就去之前的裁縫鋪上班,一天下班後遇到了殺害他的特務黃連喜的手下,手下認出了欒英並告訴黃連喜欒英沒有死,欒英得知後十分生氣,紀日輝覺得欒英既然看到了黃連喜的手下而裝着不認識,肯定是跟了共產黨,上次一定是共產黨救了他,現在欒英已經為共產黨所用,想要通過他抓到自己。不過好在欒英不知道他們現在的新地方。

韓雨蓮已經知道黃連喜的手下見到了欒英,向來紀日輝現在也知道欒英沒有死,他們肯定會再次殺害欒英,她讓下屬在欒英家附近蹲守,但不要輕舉妄動,要跟蹤來殺欒英的人,從而找出黃連喜和紀日輝。

紀日輝收到郎仁傑發的電報,上面並未提起吉林刺殺的情況,再加上報紙電臺都沒與報道,紀日輝肯定毛澤東沒有死。紀日輝覺得這是給自己立功的機會,紀日輝和黃連喜商量應該制定新的方案,雖然除去欒英制定的那套方案,還有兩套方案沒有用,但是任務緊迫,為了安全起見還需新增方案,紀日輝打算再制定三套方案。

韓雨萍冒險與紀日輝見面,紀日輝以為發生了什麼事,而韓雨萍則質問襲擊佟汗青的事是不是紀日輝做的。韓雨萍雖然給紀日輝做事,但是她還是愛自己的姐姐的,知道當時差點打中姐姐,她很害怕,她要求紀日輝不要傷害自己的姐姐。紀日輝沒想到她是為了這件事來的,對她很不耐煩,催促她趕緊走,讓她不要輕易聯繫自己。

手下已經查到欒英家的住址,黃連喜覺得欒英背叛國民黨,提議再次殺死欒英,紀日輝不同意,覺得這件事不着急,而且去殺欒英容易暴露自己,這可能是共產黨的圈套,想要放長線釣大魚,黃連喜深以為然。

江立鼎在刺殺計劃全盤落空後,收到郎仁傑的指示,讓他去大興安嶺祥雲峰找光復獨立團馬榮生,組建救國剿共獨立旅。江立鼎帶着蕭琦以及僅剩的另一個手下化妝逃過共產黨的搜查啟程去大興安嶺。

佟汗青下了手術台就陷入昏迷,在這之前他讓公安局封鎖了自己被搶救回來的消息,雖然沒能躲過致命的一槍,但是他來了個順水推舟將計就計,只說自己已死,還讓局裡舉行了追悼會,矇蔽郎仁傑。韓雨蓮看着昏迷了幾天幾夜的佟汗青十分痛心,她已經失去了丈夫凱軒,在與佟汗青長期的合作中已經對他產生了依賴和好感,她悲痛的呼喚着佟汗青的名字,她多麼希望自己能替擋住了那一槍,如果現在躺在床上的不是他而是自己就好了。也許是心有感應,佟汗青在這時醒了過來,他看到韓雨蓮哭泣的臉龐,明白韓雨蓮也像自己對她一樣對自己有情誼,還來不及訴說衷腸,就被塔雲飛和喬玉龍進病房打斷了,二人趕緊整理好情緒。看到佟汗青醒過來大家都很高興,趕緊向佟汗青彙報了近日來工作的進展情況。

在祥雲峰上江立鼎見到了馬榮生,馬榮生是土匪出身,不識字很是狡猾,他不相信江立鼎,覺得江立鼎是共產黨偽裝的。江立鼎見百般證明都不能取信於馬榮生,只好說出了蔣介石曾派人秘密和馬榮生往來,這是機密的事情,馬榮生才相信他,隨機不情不願的款待了江立鼎。江立鼎告訴馬榮生郎仁傑的指示,組建救國剿共獨立旅,馬榮生任旅長,江立鼎任參謀長。馬榮生對江立鼎看不慣,不想讓他做參謀長,讓他給郎仁傑發電報說取消參謀長,讓自己讀過書的副官赫山做副旅長。郎仁傑隨後發回電報,給他們所有人都升一級,讓赫山做副旅長,但是不取消江立鼎的參謀長,不多時會派一個66號特派員來送委令狀,同時以後改用新的密碼發報。馬榮生覺得在自己的地盤上不想讓江立鼎插手,赫山卻說江立鼎就是個光桿司令不足為懼,馬榮生才作罷。江立鼎和馬榮生都對這個66號特派員好奇,不過也只能等他過來。

之前沒有採取行動的刁衡義,藏在山裡也收到了郎仁傑發的電報。除了勉勵以外,讓他採用人肉炸彈的方式進行攻擊,並給刁衡義安排一個特派員,讓他以後採用新的密碼發報。刁衡義對特派員沒有多少抵抗,只說到時候接待好就行。覺得人彈不好處理。但手下卻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刁衡義覺得解決了這個問題,很高興。

特殊行動第23集劇情介紹

苦苦鑽營 彭來峰迴老家籌措經費

彭來峰帶着唐彪逃走後,迫於人單力薄,無處可去,就想到回家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錢。回到長春老家並沒有立刻回家,而是去在自己家做了十幾年長工的顧老蔫家。他親切的稱顧老蔫為大舅,謊稱自己就是回家看看母親,不知道現在家裡的情況,想讓顧老蔫給他講講。顧老蔫先問他是不是參加了國民黨,告訴他如果他跟表舅一樣參加了國民黨,他跟他娘就沒法活命了。彭來峰聽顧老蔫這樣說就有些懷疑,他告訴顧老蔫自己沒有參加國民黨又問他家裡附近是不是有共產黨。顧老蔫聽他說沒有參加國民黨就放心了,告訴他他家隔壁的丁尚友之前也是他家長工,現在是共產黨,他們家最近很多陌生人。彭來峰一聽有共產黨心道壞了,他讓顧老蔫在他家前門轉悠一會吸引共產黨的註意力,自己從後牆悄悄潛回家。

彭母見兒子鬼鬼祟祟的,又見他瘸了一條腿,想起自己參加國民黨的表弟,就問彭來峰是不是參加了國民黨,有人追殺他。彭來峰謊稱自己不是,又向他打聽表舅刁衡義的情況,彭母告訴他表舅還活着,現在在四平縣,手下還有一幫人,曾經來看過自己,還讓自己給他保管一個箱子。彭來峰把表舅留下的箱子打開一看,發現裡面都是財寶,他覺得機會來了這是老天安排好的,在他窮困潦倒的時候,眼前擺着這麼大一筆財富他不能放過,他決心從母親這裡把財寶都拿走。彭母覺得這是表弟讓自己看管的,不是自己的不能給兒子,彭來峰只好告訴他自己和表舅一樣都是國民黨且都是郎仁傑的手下,現在正在和表舅執行同樣一個大任務,事成之後自己就會功成名就,而且隨後自己也會去找表舅。彭母扭不過兒子只好把財寶給了彭來峰,懷着忐忑的心情看著兒子沒入黑夜中。

彭來峰拿到錢後就讓唐彪在長春租下了一套房子,打算作為自己行動的據點,彭來峰看着新租的房子非常滿意,深感現在自己就差一部電臺了,只要有電臺就能與郎仁傑取得聯繫,他隨後安排唐彪想辦法到長春火車站做事,他覺得毛澤東回國肯定經過長春,在長春火車站休整的時候,可以把炸葯放在火車上。

郎仁傑一直沒有給紀日輝發電報,韓雨蓮十分擔心,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計劃,只等乾等着。佟汗青安撫她,認為現在敵人也很着急,肯定會有所行動,而且現在正在全力破譯新的密碼。佟汗青一直猜測郎仁傑的特派員66號會是誰,韓雨蓮猜測佟汗青之前就用過66號,現在佟長纓一直在郎仁傑身邊,會不會是佟長纓,如果是佟長纓就可以讓他們父女相認,把她爭取過來。佟汗青則說郎仁傑之前說過派個66號是男的,而且派佟長纓過來如果父女相認,郎仁傑的算盤就落空了,所以他覺得郎仁傑不會派佟長纓過來。佟汗青認為現在的首要任務是破譯密碼,如果能破譯密碼,就有可能抓獲66號,然後讓人假扮66號去與敵特接頭,這樣就能把內蒙古和吉林兩夥敵人同時消滅,大家聽後都很激動,覺得這個方法可行。

郎仁傑接到福克斯電話,願意派美國軍用飛機空投特派員,郎仁傑十分高興,終於決定讓佟長纓做66號特派員去大陸,讓孫力跟隨。蕭麗凰把炸葯、錢以及給江立鼎等人的委任狀都交給佟長纓。郎仁傑吩咐她落地後首先發報報告,第一個去見刁衡義把物資給他,隨後再去祥雲峰。佟長纓一一答應,表現的很高興。

郎仁傑隨後單獨安排孫力,他給他孫力一把刀,告訴他此行有兩方面任務,第一是保護佟長纓的安全,第二如果發現佟長纓有異常就地處決。孫力聽到郎仁傑這樣說很詫異,他已經喜歡上佟長纓,表示佟長纓不會背叛黨國,而郎仁傑只讓他按命令行事。

特殊行動第24集劇情介紹

局勢逆轉 特派員被抓佟汗青父女相認

佟汗青知道有美國軍用飛機進入中國領空,他猜測有可能是為了空投66號,華長河帶人去可能空投的地點搜查,被佟長纓和孫力躲過了。佟長纓和孫力隨後入住長春飯店,發現被跟蹤,打鬥的過程中,華長河帶人趕到,長纓一見華長河十分激動,她以為華長河已死,而且她一直以為是共產黨殺了自己全家,所以在公安局裡質問華長河。華長河向佟長纓說明瞭實情指出是郎仁傑欺騙了她,但佟長纓始終不信,華長河告訴她佟汗青正在趕來,見到佟汗青就會明白了。佟長纓趁華長河對自己放鬆警惕,搶走了華長河的槍,用槍對着自己威脅華長河讓他放了孫力。這時候的孫力心情更加複雜,他沒想到這麼快就被共產黨抓住了,他只希望佟長纓現在趕緊逃走,不要知道真相。華長河看佟長纓情緒激動,只能緩緩的向她訴說了自己對她的思念之情,佟長纓聽後十分感懷,就在這時佟汗青趕到喝止了拿槍指着華長河的佟長纓。看到佟汗青這讓孫力頓時泄了氣,知道事情沒有了轉機,心裡只有對佟長纓知道真相的惶恐。

佟汗青父女相認,一切真相大白,佟汗青覺得孫力是一條漢子,而且教過佟長纓,就打算把孫力放了。孫力是習武的耿直漢子,而且他還喜歡佟長纓,自己明明已經告訴了是自己殺害了佟母,佟汗青依然放過了自己。他很佩服佟汗青,同時也更覺得愧疚,覺得沒臉活下去,就想到要服毒自殺。

佟長纓知道父親想要讓人偽裝成66號的計劃,提議自己作為卧底繼續做66號特派員打入敵特內部,華長河和雷達都不同意。覺得郎仁傑狡猾多端,此去危險重重。佟長纓覺得自己已經學了很多本事,可以勝任這個任務,她向父親請求讓自己去執行任務。佟汗青覺得他瞭解郎仁傑,郎仁傑一向謹慎,既然他敢派佟長纓去領導那些敵特,說明郎仁傑相信佟長纓的實力,所以同意佟長纓去,同時打算派孫力繼續跟佟長纓一起去。

孫力自殺被救下後,塔雲飛、華長河、喬玉龍三人去做他的工作。塔雲飛言辭激烈的譴責了他的自殺行為,表示是佟汗青讓人救下了他,因為相信孫力。孫力是郎仁傑的貼身保鏢得力手下,他深知罪大惡極,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佟汗青不僅救了他而且還放了他,面對這些共產黨人他自愧不如。塔雲飛還告訴他會把他的家人接過來,讓他們隱蔽起來過安穩日子,孫力更加感激和悔恨愧疚,情緒失控。華長河看他那麼痛苦,認為時機已到,就把要安排他們繼續作為特派員的計劃跟他說了,孫力欣然答應。

佟汗青見事情已經安排好,就讓佟長纓給郎仁傑發電報報平安同時請示下一步工作,郎仁傑收到電報很高興,覺得自己沒有白白栽培佟長纓,就告訴了她和刁衡義接頭的時間地點。

安排好任務,出發前夕,佟長纓和華長河終於有時間單獨相處,華長河十分擔心佟長纓的安慰,好不容易見面就又要分開十分不舍,佟長纓安慰他自己一定能安全的完成任務,讓他等着自己。和華長河話別後,佟長纓又去見了父親佟汗青,佟汗青覺得很愧對女兒,想起妻子和兒子的死,覺得更加難過,但也只得告訴她只有消滅敵人才能告慰親人,叮囑她萬事小心,不要暴露自己。

本文系劇情吧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热门剧情

Copyright © 备案号: